欢迎您登录 ,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登录 注册
旗下APP
微信公众号
小程序
  • 手机APP

  • 自选产品

  • 理财热线

很认真地聊一下,内卷是这几年经常听到的词,意思是竞争激烈,为了获得更好的工作不得不付出更高的成本,

2022-04-26 10:33 来源:宁南山(ID:ningnanshan2017)

摘要:内卷是这几年经常听到的词,意思是竞争激烈,为了获得更好的工作不得不付出更高的成本,包括时间,精力和资金,而由此新增的获得感却感觉很有限。

内卷是这几年经常听到的词,意思是竞争激烈,为了获得更好的工作不得不付出更高的成本,包括时间,精力和资金,而由此新增的获得感却感觉很有限。

但其实如果看数据,就会知道目前的内卷是结构性的。

第一个事实是:目前产业升级在不断进行,而总的劳动力和就业人员都已经在下降了,以下是我从2021年的统计年鉴里面截取出来的,可以看到总的就业人口2020年比2016年少了接近1200万人(1181万人)


从下图也可以看出来:

30-34岁年龄段人口为1.24亿人;

25-29岁年龄段人口为9184.7万人;

20-24岁年龄段人口为7494.2万人;

15-19岁年龄段人口只有7268.4万人。

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口在呈现逐渐减少的态势。


产业升级在进行,中高薪岗位数量在增加,新增劳动力人数在减少,从比例上说有更多的人从事中高薪的工作,怎么还会感觉高度内卷化呢?

原因有以下三个:

其一是目前的内卷是结构化的,也就是集中在高学历人群,而低学历蓝领工作其实并不难找,甚至可以说非常好找,大学生就业难与蓝领工作招工难是同时存在的现象。

从数据上看,这些年高等教育的规模扩大太快了,已经快于了产业升级的速度,高学历年轻人增加的数量大于了产业升级带来的中高端岗位的增加数量。

也就是供给增长速度大于需求,因此导致学生越来越优秀,学历越来越高,但是竞争越来越激烈。表现在国内的考研人数连续创新高,而研究生录取人数也不断增长。

我们用中国教育在线发布了《2022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2010年全国研究生报名人数还不到150万人,而2022年研究生报名人数创下最高纪录,达到457万,涨幅达21%,近5年连续在高位上超过两位数的高增长。

注意,我国教育部的统计数据里面研究生包括硕士和博士生。


而我国研究生的招生人数2011年研究生招生总人数56万,到2020年达到110.6万人,2021年则达到了117.65万人,其中尤其是2017年开始招生人数猛涨。在此之前的六年,每年招生人数总体还在六十万上下左右的水平。

计算一下,2011-2016年总招生数369.4万人,平均每年61.6万人;而2017-2021年这四年总招生数就达到了486.45万人,平均每年97.29万人。

本来研究生学历人数就因为每年毕业几十万在不断上升,而扩招导致这个速度更加加快。2021年跟2011年相比招生人数每年多出了超过60万硕博。

gbm-richtext-upload-1650940435775

硕士博士对应的应该是高薪和高端岗位,可是我国高薪和高端岗位的增加速度哪有那么快呢?

新增的高薪岗位速度赶不上新入职的研究生数量增加速度,结果就是形成学历挤压,原本高薪的岗位本科生也可以做,现在研究生多了,那企业当然倾向于招研究生,于是本科生为了获得高薪工作就不得不继续读研究生。

看下图的中国经济增长率,在疫情之前,我国的年度经济增长率就从2015年的7.0%逐渐下降到了2019年的6.1%,而在疫情爆发的2020-2021年两年,两年平均经济增长率更是下降到了只有5.1%,经济增速平台从7%下降到了5%,只用了五六年的时间。经济增速的下降,推高了考研热,当然也是我国研究生扩招的重要原因。

图片

要解决这个问题,核心还是要产业高端化,但仅有这个也是不够的。目前大热的集成电路产业提供了不少中高端岗位。

根据《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以及之前的版本:

2018年底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为46.1万人;

2019年底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为51.19万人;

2020年底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54.1万人;

同时报告预计到2023年前后全行业人才需求将达到76.65万人左右。

可以看出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可以带来很大的中高薪岗位的增加,原因很简单,2018年-2023年不只是从业人员从四十多万增加到七十多万,多了三十万个岗位,而且全行业的薪资水平大大上涨,换言之原有的四十多万个岗位也有大量变成了中薪和高薪岗位。

仅以2019年第二季度到2020年第一季度为例,国内集成电路全行业平均薪酬为税前12326元/月,同比上涨4.75%,其中研发岗位的平均薪酬为税前20601元/月,同比增长9.49%。可以说集成电路行业基本就没有低薪岗位,全部是中高薪岗位。

但总体而言,由于扩招速度超过了产业升级速度,尤其是过去的几年我国经济增速进入了新常态,只有6%的水平,而疫情更是进一步平均经济增速降到了5%这个区间。因此经济增速的下降+研究生大幅扩招带来的竞争加剧和教育成本升高,确实是一个现实的问题,后面看我国研究生招生人数还会不会大幅增加了。我是觉得应该先平稳个几年,等经济增长带来各行业中高薪岗位增加。跟985高校扩招硕士相比,我国985本科就没有大规模扩招,结果现在985本科学历在国内可是硬通货一样的存在。

结构化的内卷另一面就是蓝领工作面临招工难,八十年代才是我国出生人口的顶峰,平均年出生人口两千多万人,而目前新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主要是95后了,平均每年只有一千多万人了,而这一千多万人里面专本科以上高学历人口比例还在增加,其结果就是新增低学历劳动力总量下降很快。

目前快递,进工厂,送外卖,开滴滴,搞直播之类的找工作非常容易,我家附近就有个快递站,我去取快递的时候问招不招人,说常年招人,随时可以去,月收入五千以上并不难。而那些艰苦的工作,现在已经面临根本招不到年轻人的局面,包括卡车司机,建筑工地,矿山的矿工等等。下图是央视2021年一季度对深圳市集装箱拖车驾驶员的报道,90后竟然只占到2.03%,低学历的年轻人也已经不干这些辛苦的活了。

图片